贞观元年,玄奘西行求法,长途跋涉五万余里。西行路上,遇一褴褛老僧,口授二百六十字经文,后译作《心经》。经八百里沙漠,上无飞鸟,下无走兽,中间无人,惟多鬼怪,唯念心经,所有邪魔鬼怪隐藏。仗这心经的功德神力,成功到印度取经。

   “色不异空,空不异色,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”。

    《心经》中这场关于空和色的论证,我们只能管中窥豹。然而,生活何尝不是一种修行,玄奘法师凭借心经西行取得真经,正如同我们挣脱束缚,抛开琐事烦恼,在这大千世界中放飞心灵,放空万物,涅盘重生,到达彼岸。